卷耳



采采卷耳,不盈顷筐。嗟我怀人,置彼周行。(寘通:置)
陟彼崔嵬,我马虺隤。我姑酌彼金罍,维以不永怀。
陟彼高冈,我马玄黄。我姑酌彼兕觥,维以不永伤。
陟彼砠矣,我马瘏矣,我仆痡矣,云何吁矣。

孟郊   孟郊,(751~814),唐代诗人。字东野。汉族,湖州武康(今浙江德清)人,祖籍平昌(今山东临邑东北),先世居洛阳(今属河南)。唐代著名诗人。现存诗歌500多首,以短篇的五言古诗最多,代表作有《游子吟》。有“诗囚”之称,又与贾岛齐名,人称“郊寒岛瘦”。元和九年,在阌乡(今河南灵宝)因病去世。张籍私谥为贞曜先生。

译文及注释
  采了又采卷耳菜,采来采去不满筐。
  叹息想念远行人,竹筐放在大路旁。
  登上高高的石山,我的马儿已困倦。
  我且斟满铜酒杯,让我不再长思念。
  登上高高的山岗,我的马儿多踉跄。
  我且斟满斗酒杯,但愿从此不忧伤。
  登上高高的山头,我的马儿已难行。
  我的仆人疲困不堪了,多么忧伤啊。
**注释**
  (1)采采两句:采采,不断的采;另一说,采采,茂盛貌。卷耳,即苓耳。形如鼠耳,叶青白色,白华细茎,蔓生。可食,但滑而少味。盈,满。顷筐,浅筐。这两句说,虽不断地采着卷耳,但仍不能采满一浅筐;以形容其忧思之深。
  (2)寘,同“置”。周行,周的行列。行,疑指军行。这句说,我所怀念的人,被置于周的军队中。一说,周行,大路;彼,指顷筐;寘彼周行,把顷筐放在大路边。
  (3)陟,攀登。崔嵬,《毛传》说是覆盖着石子的土山。《尔雅》则说是覆盖着泥土的石山。
  (4)我,妇人相像中的丈夫自我。虺隤(huītuí),马疲劳生病。
  (5)姑,姑且。金罍(lei,二声),青铜酒器,比酒尊大;是青铜时代贵族所用的器物。又,《说文》引此句作“我沽酌彼金罍”,则为满酌金罍之意。同书:“秦人以市买多得为沽。”
  (6)永,长久。怀,思念。这句写征人藉饮酒来排除自己对家里的怀念。
  (7)玄黄,疾病的通称。
  (8)兕(si,四声)觥(gong,一声),兕牛角制成的洒器。兕,类似犀牛的野牛,一角,青色。
  (9)永伤,犹永怀。伤亦思之意。
  (10)砠(ju,一声),《毛传》说是覆盖着泥土的石山,《尔雅》说是覆盖着石子的土山。
  (11)瘏(tu,二声),病。此处作动词用,为患病之意。
  (12)痡(pu,一声),疲困不堪。
  (13)云何吁(xu,一声)矣,多么忧伤。云,语词。吁,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