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黄帝内经》

灵枢·卫气行



  黄帝问于歧伯曰:愿闻卫气之行,出入之合,何如?歧伯曰:岁有十二月,日有十二辰,子午为经,卯酉为纬。天周二十八宿,而一面七星,四七二十八星。房昴为纬,虚张为经。是故房至毕为阳,昴至心为阴。阳主昼,阴主夜。故卫气之行,一日一夜五十周于身,昼日行于阳二十五周,夜行于阴二十五周,周于五藏。
  是故平旦阴尽,阳气出于目,目张则气上行于头,循项下足太阳,循背下至小趾之端。其散者,别于目锐眦,下手太阳,下至手小指之间外侧。其散者,别于目锐眦,下足少阳,注小趾次趾之间。以上循手少阳之分侧,下至小指之间。别者以上至耳前,合于颔脉,注足阳明以下行,至跗上,入五趾之间。其散者,从耳下下手阳明,入大指之间,入掌中。其至于足也,入足心,出内踝,下行阴分,复合于目,故为一周。
  是故日行一舍,人气行一周与十分身之八;日行二舍,人气行三周于身与十分身之六;日行三舍,人气行于身五周与十分身之四;日行四舍,人气行于身七周与十分身之二;日行五舍,人气行于身九周;日行六舍,人气行于身十周与十分身之八;日行七舍,人气行于身十二周在身与十分身之六;日行十四舍,人气二十五周于身有奇分与十分身之二,阳尽于阴,阴受气矣。其始入于阴,常从足少阴注于肾,肾注于心,心注于肺,肺注于肝,肝注于脾,脾复注于肾为周。
  是故夜行一舍,人气行于阴藏一周与十分藏之八,亦如阳行之二十五周,而复合于目。阴阳一日一夜,合有奇分十分身之四,与十分藏之二,是故人之所以卧起之时,有早晏者,奇分不尽故也。
  黄帝曰:卫气之在于身也,上下往来不以期,候气而刺之,奈何?伯高曰:分有多少,日有长短,春秋冬夏,各有分理,然后常以平旦为纪,以夜尽为始。是故一日一夜,水下百刻,二十五刻者,半日之度也,常如是毋已,日入而止,随日之长短,各以为纪而刺之。谨候其时,病可与期,失时反候者,百病不治。故曰:刺实者,刺其来也,刺虚者,刺其去也。此言气存亡之时,以候虚实而刺之。是故谨候气之所在而刺之,是谓逢时。在于三阳,必候其气在于阳而刺之,病在于三阴,必候其气在阴分而刺之。
  水下一刻,人气在太阳;水下二刻,人气在少阳;水下三刻,人气在阳明;水下四刻,人气在阴分。水下五刻,人气在太阳;水下六刻,人气在少阳;水下七刻,人气在阳明;水下八刻,人气在阴分。水下九刻,人气在太阳;水下十刻,人气在少阳;水下十一刻,人气在阳明;水下十二刻,人气在阴分。水下十三刻,人气在太阳;水下十四刻,人气在少阳;水下十五刻,人气在阳明;水下十六刻,人气在阴分。水下十七刻,人气在太阳;水下十八刻,人气在少阳;水下十九刻,人气在阳明;水下二十刻,人气在阴分。水下二十一刻,人气在太阳;水下二十二刻,人气在少阳;水下二十三刻,人气在阳明;水下二十四刻,人气在阴分。水下二十五刻,人气在太阳,此半日之度也。从房至毕一十四舍,水下五十刻,日行半度,回行一舍,水下三刻与七分刻之四。大要曰:常以日之加于宿上也。人气在太阳,是故日行一舍,人气行三阳行与阴分,常如是无已。天与地同纪,纷纷纷纷,终而复始,一日一夜水下百刻而尽矣。
【翻译】

  黄帝问岐伯说:我想听听卫气运行的情况,它是怎样出入于阴阳之分而周行全身的呢?   岐伯说:一年有十二个月,一昼夜有十二个时辰。子为北,午为南,连接子午成南北纵线,则为经;卯为东,酉为西,连接卯酉成东西横线,则为纬。天宇周环划分为二十八个星宿,每一方面有七个星宿,东西南北四方共有四七二十八个星宿。自东方房宿至西方昴宿为纬,自北方虚宿至南方张宿为经。因此,自房宿至毕宿为阳,自昴宿至心宿为阴。阳主白昼,阴主黑夜。所以,卫气的运行,在一昼夜之间循行全身五十周次,白昼循行于阳分二十五周,黑夜循行于阴分二十五周,夜间环行于五脏之间。   所以,平明的时候,夜分结束,卫气就从目中浮出。眼睛张开,卫气就上行于头,沿项部下行足太阳经,再循背部向下,到达足小指外侧尖端。它的分支,从目外眦别出,向下沿着手太阳经,下行到手小指外侧尖端。另有分支,也从目外眦而出,沿足少阳经下行,流注于足小指与足无名指之间。又有分支,循手少阳经,下行至手小指间。其中别而向上的,则行至耳前,合于颔部的经脉,注入足阳明经,下行至足背之上,入于足中指之间。它的又一分支,从耳下沿着手阳明经,进入手大指之间,再入掌中。卫气行至足部,进入足心,从足内踝出而行于阴分,然后再向上会合于目。这就是卫气在白天沿着阳分循行一周的情况。   所以,太阳运行一个星宿,卫气就在人体内运行一又十分之八周;太阳运行二宿,卫气就在人体内运行三又十分之六周;太阳运行三宿,卫气就在人体内运行五又十分之四周;太阳运行四宿,卫气就在人体内运行七又十分之二周;太阳运行五宿,卫气就在人体内运行九周;太阳运行六宿,卫气就在人体内运行十又十分之八周;太阳运行七宿,卫气就在人体内运行十二又十分之六周;太阳运行十四宿,卫气就在人体内运行二十五周而又有余数十分之二周。卫气白天在阳分行尽二十五周,入夜后便在阴分运行。卫气开始进入阴分,通常是从足少阴经传注到肾脏,由肾传注到心脏,由心传注到肺脏,由肺传注到肝脏,由肝传注到脾脏,由脾又传注到肾而为一周。所以太阳夜行一宿,卫气就在人的五脏间运行一又十分之八周,也和白天在阳分运行一样,一夜共运行二十五周,而后重又会合于目。   卫气昼行阳分,夜行阴分,一昼一夜共有余数十分之二周身和十分之二周脏。因此,人卧起的时间有时早些,有时晚些,那是由于卫气白天行过二十五周、夜间行过二十五周之后,都还有未尽的余数的缘故。   黄帝问:卫气在人体内,上下往来运行,没有停止的时候,怎样候察其气行情况而进行针刺呢?   伯高说:以春分、秋分及夏至、冬至这四天为分界缘一年春夏秋冬四季之内,昼与夜的时数有多有少,有长有短,其多少长短的变化有一定规律。昼与夜的分界,通常以平旦寅时为标准,夜尽而昼始。一昼一夜,漏壶水下一百刻,二十五刻是半个白昼的度数,经常如此不已,日入则白昼终止。依随白昼的长短不同,分别取作标准,以候察气行阴阳的情况,而后刺治。如能谨慎地候察其气行时机而加以针刺,则疾病的痊愈可以指日而待;如果失掉了气行时机而且违背了岁气运行规律,就会各种疾病都难以治愈。所以说,针刺实症,要在其气来至之时刺而泻之;针刺虚症,要在其气离去之时刺而补之。这就是说,要候察气的盛衰虚实而后加以针刺。所以,谨慎候察气的所在而进行刺治,这就叫做逢时。病在三阳经的,一定要候伺其气在阳分的时候刺治;病在三阴经的,一定要候伺其气在阴分的时候刺治。   漏壶水下一刻,卫气在手足太阳经;漏水下二刻,卫气在手足少阳经;漏水下三刻,卫气在手足阳明经;漏水下四刻,卫气在阴分。漏水下五刻,卫气又出而入于阳分,在手足太阳经;漏水下六刻,卫气在手足少阳经,漏水下七刻,卫气在手足阳明经,漏水下八刻,卫气在阴分。漏水下九刻,卫气在手足太阳经;漏水下十刻,卫气在手足少阳经;漏水下十一刻,卫气在手足阳明经;漏水下十二刻,卫气在阴分。漏水下十三刻,卫气在手足太阳经;漏水下十四刻,卫气在手足少阳经;漏水下十五刻,卫气在手足阳明经;漏水下十六刻,卫气在阴分。漏水下十七刻,卫气在手足太阳经;漏水下十八刻,卫气在手足少阳经;漏水下十九刻,卫气在手足阳明经;漏水下二十刻,卫气在阴分。漏水下二十一刻,卫气在手足太阳经;漏水下二十二刻,卫气在手足少阳经,漏水下二十三刻,卫气在手足阳明经;漏水下二十四刻,卫气在阴分。当漏水下到二十五刻的时候,卫气又在手足太阳经。这就是卫气在半个白昼内运行的度数。太阳从房宿运行到毕宿,历行了一十四宿,漏水下五十刻,这是太阳运行半日的时间;从昴宿运行到心宿,也是十四宿,漏水下五十刻,前后合在一起,就是太阳周历二十八宿、亦即一昼夜的时间。太阳运行一宿,漏水下三又七分之四刻。《大要》说:通常是每当太阳行至一个星宿时,卫气就正运行于手足太阳经。所以,太阳每运行一个星宿区间,卫气就运行了太阳经、少阳经、阳明经三个阳经与阴分。卫气就是经常这样地运行不止,与天地同其纲纪,纷纷繁繁,终而复始,一昼一夜之间。漏水下百刻,而卫气在人体内运行五十周次的事也就完成了。

《黄帝内经》,   《黄帝内经》分《灵枢》、《素问》两部分,起源于轩辕黄帝,后又经医家、医学理论家联合增补发展创作,一般认为集结成书于春秋战国时期。在以黄帝、岐伯、雷公对话、问答的形式阐述病机病理的同时,主张不治已病,而治未病,同时主张养生、摄生、益寿、延年。是中国传统医学四大经典著作之一(《黄帝内经》、《难经》、《伤寒杂病论》、《神农本草经》),是我国医学宝库中现存成书最早的一部医学典籍。是研究人的生理学、病理学、诊断学、治疗原则和药物学的医学巨著。在理论上建立了中医学上的“阴阳五行学说”、“脉象学说”“藏象学说”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