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黄帝内经》

灵枢·官能



  黄帝问于歧伯曰:余闻九针于夫子众多矣,不可胜数,余推而论之,以为一纪,余司诵之,子听其理,非则语余,请正其道,令可久传后世无患,得其人乃传,非其人勿言。歧伯稽首再拜曰:请听圣王之道。
  黄帝曰:用针之理,必知形气之所在,左右上下阴阳表里,血气多少,行之逆顺,出入之合,谋伐有过,知解结,知补虚泻实,上下气门,明通于四海,审其所在,寒热淋露,以输异处,审于调气,明于经隧。左右肢络,尽知其会,寒与热争,能合而调之,虚与实邻,知决而通之,左右不调,把而行之,明于逆顺,乃知可治。阴阳不奇,故知起时,害于本末,察其寒热,得邪所在,万刺不殆,知官九针,刺道毕矣。
  明于五输,徐疾所在,屈伸出入,皆有条理,言阴与阳,合于五行,五藏六府亦有所藏。四时八风尽有阴阳,各得其位合于明堂。各处色部,五藏六府,察其所痛,左右上下,知其寒温,何经所在,审皮肤之寒温滑涩,知其所苦,膈有上下,知其气所在,先得其道,稀而疏之,稍深以留,故能徐入之。大热在上,推而下之;从下上者,引而去之;视前痛者,常先取之。大寒在外,留而补之;入于中者,从合泻之。针所不为,炙之所宜。上气不足,推而扬之;下气不足,积而从之;阴阳皆虚,火自当之。厥而寒甚,骨廉陷下,寒过于膝,下陵三里。阴络所过,得之留止,寒入于中,推而行之;经陷下者,火则当之;结络坚紧,火所治之。不知所苦,两跷之下,男阴女阳,良工所禁,针论毕矣。
  用针之服,必有法则,上视天光,下司八正,以辟奇邪,而观百姓,审于虚实,无犯其邪。是得天之灵,遇岁之虚实,救而不胜,反受其殃,故曰必知天忌,乃言针意。法于往古,验于来今,观于窈冥,通于无穷。粗之所不见,良工之所贵。莫知其形,若神髣□。邪气之中人也,洒淅动形;正邪之中人也,微先见于色,不知于其身,若有若无,若亡若存,有形无形,莫知其情。
  是故上工之取气,乃救其萌芽;下工守其已成,因败其形。是故工之用针也,知气之所在,而守其门户,明于调气,补泻所在,徐疾之意,所取之处。泻必用员,切而转之,其气乃行,疾而徐出,邪气乃出,伸而迎之,遥大其穴,气出乃疾。补必用方,外引其皮,令当其门,左引其枢,右推其肤,微旋而徐推之,必端以正,安以静,坚心无解,欲微以留,气下而疾出之,推其皮,益其外门,真气乃存。用针之要,无忘其神。
  雷公问于黄帝曰:针论曰:得其人乃传,非其人勿言,何以知其可传?黄帝曰:各得其人,任之其能,故能明其事。
  雷公曰:愿闻官能奈何?黄帝曰:明目者,可使视色;聪耳者,可使听音;捷疾辞语者,可使传论;语徐而安静,手巧而心审谛者,可使行针艾,理血气而调诸逆顺,察阴阳而兼诸方。缓节柔筋而心和调者,可使导引行气;疾毒言语轻人者,可使唾痈咒病;爪苦手毒,为事善伤者,可使按积抑痹。各得其能,方乃可行,其名乃彰。不得其人,其功不成,其师无名。故曰:得其人乃言,非其人勿传,此之谓也。手毒者,可使试按龟,置龟于器下,而按其上,五十日而死矣,手甘者,复生如故也。
【翻译】

  黄帝对岐伯说:我从你那里获得了许多有关九针的知识,难以一一列举。我把你所讲的加以阐发、论述,录为—篇。现在我试背诵一遍,你听听我说的道理有无错误,有错误就指出来,并请你把正确的道理告诉我,使九针学能够长久地传于后世而无患害。发现适当的人,就传授给他;没有适当的人,就秘而不宣。   岐伯拜了两拜说:圣王请讲。   黄帝说:用针治病的道理,一定要了解身形的胖瘦,体气的虚实,知道左右上下的区别,阴阳表里的关系,血气的或多或少,脉气运行的或逆或顺,及其由里出表或由表入里的聚会并合之处,这样才能正确施治,对邪气恶血发起进攻。要知道解除结聚的方法,懂得补虚泻实、使上下之气畅通的道理。还应明白气海、血海、髓海、水谷之海的作用,审知其虚实所在。如果寒热症经久不愈以致身体羸弱,那是因为寒热之邪流注不同部位的腧穴,应小心谨慎地调和其脉气,弄清楚经气流行的通道及其散在左右的支络,全部了解它们的并合聚会之处。如出现寒与热争的病象,要能参合各种因素加以调治;如果虚的部位与实的部位相邻近,要懂得用导引的方法使之畅通;如左右不相协调,须用爬而行之的手法调治。明白病的属逆属顺,才能知道病的可以刺治或不可刺治。阴阳已经和调而无所偏倚,便知疾病已接近痊愈之时。审明疾病的本部和标部,观察其寒热症状,了解了病邪所在部位,而后施治,即使针刺万遍,也不会出什么差错。九针各有所宜,如能区别不同情况各尽其用,针刺的技艺也就全部掌握了。   要明了十二经脉各自具有的井、荥、输、经、合五种腧穴,以及使用徐疾针法的道理所在。还应明了经脉往来的屈伸出入,都有一定的条理。讲人体的阴阳,是与五行相合的。五脏六腑,各有其或藏精神、或藏五谷等的不同功能。春夏秋冬四时及八方不正之风,都与阴阳有关。人的颜面各部,也与阴阳五行相应,各得其位,而会合于鼻部。五脏六腑如有疾病,则分别反映于颜面的各个色部。观察病痛的部位,以及面部左右上下所显示出来的颜色,就可以知道疾病属寒属温以及疾病发生于哪一经脉。审察尺肤的寒、温、滑、涩,便知病苦属于哪种疾病。诊察膈膜上下,可知病气所在。先掌握经脉的通路,然后取穴,取穴贵在精当而稀少。进针渐渐由浅至深,而后留针,所以正气能徐徐内入。大热如出现在身体上部,当用推而下之的针刺手法;病邪由下向上发展的,则应引导病邪发散而排除它。还应注意疾病的以前发作情况,先按以前情况取穴,以治其本。如大寒之象出现于体表,应当留针使针下发热以补之,如寒邪已深入内里,则采用留针使泻的手法。有些病不可用针刺治疗,而适合用灸法治疗。上部之气不足,当用推补的针法引致其气,使上气充盛;下部之气不足,当留针使气来从,以充实下气;阴阳都虚的病,则宜用灸法治疗,厥逆而寒象严重,或骨侧肌肉下陷,或寒冷达于两膝之上,都应在三里穴施以灸法;如果阴络所过之处受了寒邪,留滞不去而深入于经脉,则当用针推散寒邪之气使它行出;经脉陷下的,当用艾火灸治;络脉结而坚紧的,也应用艾火灸治;如患者对病苦麻木不仁,没有疼痛不适之感,应取阳蹻脉交会穴申脉、阴蹻脉交会穴照海二穴位治疗;如果患者为男子而误取阴蹻,或患者为女子而误取阳蹻,这是高明医工所禁忌的。至此,这篇《针论》就结束了。   学习用针治疗疾病,一定要有所取法,有所准依,上要观察日月星辰的运行规律,下要掌握八个主要节气的正常气候情况,以避开四时八节的不正之气,从而明示百姓,使他们懂得审察虚实,不要触犯四时邪气。如果碰上气候失常,风雨不时,人们遭遇了贼风邪气的侵袭,救治不迭,反倒会使许多人受其祸殃。所以说:必须懂得对天时的避忌,才谈得上针刺疗法的意义。要学习、取法古人的医疗经验,并用今时的医疗实践与它相参验。要能洞察人体幽微不显、深隐难见的东西,通晓疾病变化的微妙无穷。粗陋的医工所难见难知的,正是高明的医工所特别看重的地方,它们形不外现,常人难以察知,仿仿佛佛,若有神灵。   邪气侵中人体,人就会瑟缩寒战而变动形色;正邪侵入人体则比较轻微,先在气色上有所显露,肌体并无感觉,象是有病,又象无病,象是病已消失,又象是病还在身,病在有形无形之间,难以知道其真实情况。所以,高明的医工治病,是在它还处于萌芽状态时就加以救治;下等医工则是等疾病已经形成,才坏损患者形体而予以治疗。   所以医工的用针,应该知道邪气的所在部位,然后按相应的孔穴治疗。要善于调治气脉,知道何处当补,何处当泻,以及进针、出针或慢或快的道理、所应取用的穴位等等。泻时须用圆活流利的手法,针要直迫病处刺入并捻而使针圆转,正气就可正常运行;进针快些,出针慢些,邪气就可随针泻出;针入而直迎其气,并摇大针孔,邪气就会迅速外散。补时须用端静从容的手法,向外牵动皮肤,使正当其穴,再左右按引推压,使皮肤平展,然后将针轻轻捻转,慢慢推进,姿势要端正,精神要安静,专心致志,不可懈怠,气至之后要留针少时,等到气已下行就赶快出针,并立即推按穴位的皮肤,扪住针孔,如此,则真气内存不泄。用针的紧要之点,是不要忘记得神这一法则。   雷公问黄帝说:《针论》说:“得其人乃传,非其人勿言。”怎样知道他是可以传授的呢?   黄帝说:求得不同方面的适当人员,量材取用,所以他们能够精通其事。   雷公说:我想听听是怎样量材取用的。   黄帝说:目明的人,可以教他们候视颜色;耳聪的人,可以教他们辨听声音;言辞辩捷的人,可以教他们传递话语,开导患者;温和恬静而手巧心细的人,可以教他们针法、灸法,以理正血气、调治各种逆乱不顺的病症,并教他们观察阴阳变化以及各种医疗方法;筋节柔缓、心气和调的人,可以教他们导引行气;嫉妒、刻薄,说话轻视人的人,可以教他们唾痈咒病;指甲粗糙、下手狠、做事爱伤人的人,可以教他们按压推揉积聚和痹症。各人的所长适得其用,各种治疗方法才可以推行,名声才可以显扬。如果传授不得其人,其功业不能成就,老师也得不到荣誉。所以说“得其人乃传,非其人勿言”,两句话的意思就在于此。识别手狠的人,可以试让他按压乌龟:将乌龟放置在器具下面,叫他用手从上按压,到五十天乌龟就会死掉;如果是手不狠的人,则乌龟不会死去,依然象原来那样活着。

《黄帝内经》,   《黄帝内经》分《灵枢》、《素问》两部分,起源于轩辕黄帝,后又经医家、医学理论家联合增补发展创作,一般认为集结成书于春秋战国时期。在以黄帝、岐伯、雷公对话、问答的形式阐述病机病理的同时,主张不治已病,而治未病,同时主张养生、摄生、益寿、延年。是中国传统医学四大经典著作之一(《黄帝内经》、《难经》、《伤寒杂病论》、《神农本草经》),是我国医学宝库中现存成书最早的一部医学典籍。是研究人的生理学、病理学、诊断学、治疗原则和药物学的医学巨著。在理论上建立了中医学上的“阴阳五行学说”、“脉象学说”“藏象学说”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