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黄帝内经》

灵枢·本藏



  黄帝问于歧伯曰:人之血气精神者,所以奉生而周于性命者也;经脉者,所以行血气而营阴阳、濡筋骨,利关节者也;卫气者,所以温分肉,充皮肤,肥腠理,司开阖者也;志意者,所以御精神,收魂魄,适寒温,和喜怒者也。是故血和则经脉流行,营复阴阳,筋骨劲强,关节清利矣;卫气和则分肉解利,皮肤调柔,腠理致密矣;志意和则精神专直,魂魄不散,悔怒不起,五脏不受邪矣;寒温和则六腑化榖,风痹不作,经脉通利,肢节得安矣,此人之常平也。五脏者,所以藏精神血气魂魄者也;六腑者,所以化水榖而行津液者也。此人之所以具受于天也,无愚智贤不肖,无以相倚也。然有其独尽天寿,而无邪僻之病,百年不衰,虽犯风雨卒寒大暑,犹有弗能害也;有其不离屏蔽室内,无怵惕之恐,然犹不免于病,何也?愿闻其故。
  歧伯曰:窘乎哉问也。五脏者,所以参天地,副阴阳,而运四时,化五节者也;五脏者,固有小大、高下、坚脆、端正、偏倾者,六腑亦有小大、长短、厚薄、结直、缓急。凡此二十五者,各不同,或善或恶,或吉或凶,请言其方。
  心小则安,邪弗能伤,易伤以忧;心大则忧,不能伤,易伤于邪。心高则满于肺中,悗而善忘,心难开以言;心下,则藏外,易伤于寒,易恐以言。心坚,则藏安守固;心脆则善病消瘅热中。心端正,则和利难伤;心偏倾则操持不一,无守司也。
  肺小,则少饮,不病喘喝;肺大则多饮,善病胸痹、喉痹、逆气。肺高,则上气,肩息咳;肺下则居贲迫肺,善胁下痛。肺坚则不病,咳上气;肺脆,则苦病消痹易伤。肺端正,则和利难伤;肺偏倾,则胸偏痛也。
  肝小则脏安,无胁下之病;肝大则逼胃迫咽,迫咽则苦膈中,且胁下痛。肝高,则上支贲切,胁挽为息贲;肝下则逼胃胁下空,胁下空则易受邪。肝坚则藏安难伤;肝脆则善病消痹,易伤。肝端正,则和利难伤;肝偏倾,则胁下痛也。
  脾小,则脏安,难伤于邪也;脾大,则苦凑□而痛,不能疾行。脾高,则□引季胁而痛;脾下则下加于大肠,下加于大肠,则脏苦受邪。脾坚,则脏安难伤;脾脆,则善病消痹易伤。脾端正,则和利难伤;脾偏倾,则善满善胀也。
  肾小,则脏安难伤;肾大,则善病腰痛,不可以俯仰,易伤以邪。肾高,则苦背膂痛,不可以俯仰;肾下则腰尻痛,不可以俯仰,为狐疝。肾坚,则不病腰背痛;肾脆,则善病消瘅,易伤。肾端正,则和利难伤;肾偏倾,则苦腰尻痛也。凡此二十五变者,人之所苦常病。
  黄帝曰:何以知其然也?
  歧伯曰:赤色小理者,心小;粗理者,心大。无够骷者,心高;骼骷小、短举者,心下。骼骷长者,心下坚;骼骷弱小以薄者,心脆。骼骷直下不举者,心端正;够骷倚一方者,心偏倾也。
  白色小理者,肺小;粗理者,肺大。巨肩反膺陷喉者,肺高;合腋张胁者,肺下。好肩背厚者,肺坚;肩背薄者,肺脆。背膺厚者,肺端正;胁偏疏者,肺偏倾也。
  青色小理者,肝小;粗理者,肝大。广胸反骹者,肝高;合胁兔骹者,肝下。胸胁好者,肝坚;胁骨弱者,肝脆。膺腹好相得者,肝端正;胁骨偏举者,肝偏倾也。
  黄色小理者,脾小;粗理者,脾大。揭唇者,脾高;唇下纵者,脾下。唇坚者,脾坚;唇大而不坚者,脾脆。唇上下好者,脾端正;唇偏举者,脾偏倾也。
  黑色小理者,肾小;粗理者,肾大。高耳者,肾高;耳后陷者,肾下。耳坚者,肾坚;耳薄不坚者,肾脆。耳好前居牙车者,肾端正;耳偏高者,肾偏倾也。凡此诸变者,持则安,减则病也。
  黄帝曰:善。然非余之所问也,愿闻人之有不可病者,至尽天寿,虽有深扰大恐,怵惕之志,犹不能减也,甚寒大热,不能伤也;其有不离屏蔽室内,又无怵惕之恐,然不免于病者,何也?愿闻其故。歧伯曰:五脏六腑,邪之舍也,请言其故。五脏皆小者,少病,苦憔心,大愁扰;五脏皆大者,缓于事,难使于扰。五脏皆高者,好高举措;五脏皆下者,好出人下。五脏皆坚者,无病;五脏皆高者,不离于病。五脏皆端正者,和利得人心;五脏皆偏倾者,邪心而善盗,不可以为人平,反覆言语也。
  黄帝曰:愿闻六腑之应。歧伯答曰:肺合大肠,大肠者,皮其应;心合小肠,小肠者,脉其应;肝合胆,胆者,筋其应;脾合胃,胃者,肉其应;肾合三焦膀胱,三焦膀胱者,腠理毫毛其应。
  黄帝曰:应之奈何?歧伯曰:肺应皮。皮厚者,大肠厚,皮薄者,大肠薄;皮缓,腹里大者,大肠大而长;皮急者,大肠急而短;皮滑者,大肠直;皮肉不相离者,大肠结。
  心应脉,皮厚者,脉厚,脉厚者,小肠厚;皮薄者,脉薄,脉薄者,小肠薄;皮缓者,脉缓,脉缓者,小肠大而长;皮薄而脉冲小者,小肠小而短。诸阳经脉皆多纡屈者,小肠结。
  脾应肉,肉胭坚大者,胃厚;肉胭糜者,胃薄。胃不坚;肉胭小而糜者胃不坚,肉胭不称身者胃下,胃下者,下管约不利。肉胭不坚者,胃缓;肉胭无小里累者,胃急。肉胭多少里累者,胃结,胃结者,上管约不利也。
  肝应爪,爪厚色黄者,胆厚;爪薄色红者,胆薄;爪坚色青者,胆急;爪濡色赤者,胆缓;爪直色白无约者,胆直;爪恶色黑多纹者,胆结也。
  肾应骨,密理厚皮者,三焦膀胱厚;粗理薄皮者,三焦膀胱薄;疏腠理者,三焦膀胱缓;皮急而无毫毛者,三焦膀胱急。毫毛美而粗者,三焦膀胱直,稀毫毛者,三焦膀胱结也。
  黄帝曰:厚薄美恶,皆有形,愿闻其所病。歧伯答曰:视其外应,以知其内藏,则知所病矣。
【翻译】

  黄帝问岐伯道:人的血气精神,供奉着生命的营养而遍及生命的方方面面。人的经脉,是供气血通行和阴阳运行、滋润筋骨、滑利关节的。人的卫气,是温养肌肉,充养皮肤,滋养腠理,掌管皮肤汗孔和腠理开合的。人的志意,是统领精神活动,控制魂魄,调节人体机能以适应寒暑变化,调和喜怒情绪的。因此,血气和调就会使经脉通畅,从而使荣养遍及全身内外阴阳,筋骨强劲,关节润滑灵利;卫气和调就会使肌肉舒展滑利,皮肤柔软且色泽协调,腠理细密。志意和顺就会使精神集中,思维正常,魂魄守身而不散,怨恨愤怒不致发作,如此则五脏不受外邪侵扰;如果能适应寒暑气候变化,就会使六腑正常消化运行所吃的谷物,使得风痹不会发生,经脉通畅,四肢关节的活动平安正常。以上这些就是人体正常的生理状态。五脏,是孕藏精神血气魂魄的;六腑,是消化水谷而输送化成的津液到全身去的。五脏六腑都是人与生俱来的,没有愚蠢和聪明的人、贤良和不肖的人的区别。各种人都没什么两样。但有的人独享天寿,健康长寿而且没有外邪所致的疾病,活到高龄而不衰老,有时虽然触犯了风雨、暴冷、大暑等致病因素,还是不受外邪的侵害,而有的人终日不离遮盖和室内,也没有感受到惊恐,但仍然不免常常生病,这是因为什么?我想了解其中的原因。   岐伯回答道:问得真是个难题啊!五脏,是与天地相对应,与阴阳相配,与四季相连,与五时变化相适应的。五脏,本身固然有体积大小、位置高低、本质坚脆、位置偏正的区别,六腑,本身也有大小、长短、厚薄、曲直、缓急的不同。大凡五脏六腑所具有的这二十五种差别,各不一样,善还是恶,吉还是凶,请让我讲解其中的差别。   人的心脏体积小,就会使心气安定,外邪不能伤害到它,但容易为内忧所伤;人的心脏体积大,内忧就不能损伤到它,但容易被外邪所伤。心脏位置高,就会压迫肺部,使肺窍闭寒,从而感到烦闷,爱忘事,难于用言语解除胸中的烦闷;心脏位置低下,就会使脏气涣散,易为寒邪所伤,也容易被言语恐吓。心脏坚实,就会使神气安定、内守且坚固;心脏脆弱,就会神气柔脆,易患消瘅和中焦热的病。心脏端正,就会使脏气和利,不易受到外邪伤害;心脏偏斜不正,就会使神气不定,因而操持事务不能专一,没有坚持性。   人的肺体积小,饮水就少,也不得气喘病;肺的体积大,饮水就多,易得胸痹、喉痹、逆气等病。肺的位置高,向上压迫缺盆,就会发生气逆向上,两肩耸动而喘息,咳嗽;肺的位置低下,就会紧挤膈膜,压迫心脏,造成胁下经常疼痛。肺脏坚实,就会不患咳病和气逆向上的病;肺脏脆弱,就会易患消瘅病,也容易被外邪伤害。肺脏生得端正,就会使肺气协调通畅,外邪难伤;肺脏生得偏斜,就会使偏斜处的胸胁疼痛。   人的肝脏体积小,则脏气安定,胁下部位不生病;肝脏体积大,就会压迫胃脘并牵连咽部,造成食不下的膈中症,而且胁下疼痛。肝脏位置高,就会向上撑起膈膜,造成胁下闷胀,成为息贲病;肝脏位置低,就会压迫胃脘,造成胁下空虚,胁下空虚就易受外邪侵扰。肝脏坚实,就会使肝气安定,外邪难伤;肝脏脆弱,就会易患消瘅病且易被外邪所伤。肝脏位置端正就会使肝气和顺通畅,外邪难伤;肝脏位置偏斜,就会造成胁下疼痛。   人的脾脏体积小,则脏气安定,不易被外邪伤害;脾脏体积大,则胁下空软处疼痛,不能快步行走。脾脏位置高,充塞胁下空软处,牵连小胁疼痛;脾脏位置低,向下压于大肠之上,这样,容易受外邪侵扰。脾脏坚实,就会使脏气安定,外邪难伤;脾脏脆弱,就会易患消瘅病且易受外邪伤害。脾位置端正就会使脾气和顺通畅,外邪难伤;脾位置偏斜就易生满胀之病。   人的肾脏体积小,则脏气安定,外邪难伤;肾脏体积大,则易患腰痛病,不能弯腰弓腰,易为外邪所伤。肾脏位置高,就会患脊背疼痛,不能弯腰弓腰;肾脏位置低,就会腰尻部疼痛,不能弯腰弓腰,且并发阴狐疝气。肾脏坚实,就不会得腰背疼痛一类的病;肾脏脆弱,就易患消瘅病且易为外邪所伤。肾脏位置端正,就会使肾气和顺通畅,外邪难伤;肾脏位置偏斜,就易生腰尻疼痛。以上五脏大小、高低、坚脆、正偏等二十五种不同变化之处,就是人经常生病的原因。   黄帝问:怎么了解五脏的大小、高低、坚脆、正偏的情况呢?   岐伯说:肤色赤红,纹理细密的,心脏小;纹理粗疏的,心脏大。胸前不显剑突的,心脏位置高;胸前剑突小、短且鸡胸,心脏位置低。胸前剑突长的,心脏坚实;胸前剑突薄弱而小的,心脏脆弱。胸前剑突直下偏斜又不突起的,心脏位置端正;胸前剑突偏倚一边的,心脏位置偏斜不正。   肤色发白,纹理细小的,肺脏小;纹理粗疏的,肺脏大。两肩巨大,胸突向外,咽喉内陷的,肺脏位置高;两腋内收,两胁张开的,肺脏位置低。肩背厚实的,肺脏坚实;肩背薄的,肺脏脆弱。前胸后背宽厚的,肺脏端正;前胸偏斜的,肺脏偏倾。   皮肤肤色发青,纹理细小的,肝脏小;纹理粗疏的,肝脏大。胸宽肋骨突起的,肝脏位置高;两胁内收,肋骨低合如兔的样子,肝脏位置低。胸胁生得健壮的,肝脏坚实;胁骨软弱的,肝脏脆弱.胸部腹部健壮匀称的,肝脏端正;胁骨偏斜突起的,肝脏偏倾。   皮肤肤色发黄,纹理细小的,脾脏小;纹理粗疏的,脾脏大。嘴唇上翻的,脾脏位置高;嘴唇下垂而大的,脾脏位置低下。嘴唇坚实的,脾脏坚实;嘴唇大而不坚实的,脾脏脆弱。嘴唇上下端正匀称的,脾脏端正;嘴唇偏斜上耸的,脾脏偏倾。   皮肤肤色发黑,纹理细小的,肾脏小;纹理粗疏的,肾脏大。两耳高,肾脏位置高;两耳向后下陷的,肾脏位置低。耳朵坚厚的,肾脏坚实;耳朵薄而不坚实,肾脏脆弱。两耳坚厚正长在颊车前的,肾脏端正;两耳一侧偏高的,肾脏偏倾。以上五脏的各种变化,虽有差异,但注意调养,保持平衡,就可以安定无病,如果不加调养,不注意保健,就会生病。   黄帝说:讲得好。但这些不是我所问的问题。我想了解有的人不生病,直到老年高龄,虽有深深的忧虑和恐惧相加,但还是不能伤害他;严寒酷热,也不能伤害他,而有的人终日不离屏障室内,又没有忧恐相加,但仍然不免生病,这是为什么?我想了解其中的道理。   岐伯说:五脏六腑脆弱而偏倾的,就是邪气滞留之地,请让我说明其中的道理。五脏都小的,生病少,却经常焦心思虑,多忧愁;五脏都大的,做事迟缓,但难于使他忧愁。五脏的位置都高的,举止好高骛远,不切实际;五脏的位置都低的,意志薄弱,甘居人下。五脏都坚实的,不生病;五脏都脆弱的,疾病缠身。五脏位置都端正的,性情和顺,淡薄名利,易得人心;五脏位置都偏倾的,心眼邪佞,经常偷盗,没有做人的准则,甚至到达言而无信的地步。   黄帝问:我想要了解六腑与身体其它部位的相应关系。   歧伯说:肺与大肠表里之气相同,因此大肠的情况,表皮可以反应。心与小肠表理之气相同,因此小肠的情况,血脉可以反应。肝与胆表里之气相同,因此胆的情况,筋可以反应。脾与胃的表里之气相同,因此胃的情况,肌肉可以反应。肾与三焦膀胱表里之气相同,因此三焦膀胱的情况,毫毛腠理可以反应。   黄帝说:怎么观察判断这种相对应的情况?   岐伯说:皮肤反应肺的情况,肺与大肠表里之气相同,所以皮肤也反应大肠情况,皮厚的,大肠就厚;皮薄的,大肠就薄。皮肤松弛,腹肥大的,大肠纵缓且长;皮肤发紧的,大肠就紧而短。皮肤滑润的,大肠就滑润;皮肤肌肉不相附着的,大肠就纡曲且不滑润。   血脉反应心的情况,心与小肠表里之气相同,所以血脉也反应小肠情况,而脉在皮中。因此皮厚的,血脉也厚,血脉厚的,小肠就厚;皮薄的,血脉也薄,血脉薄的,小肠就薄。皮肤松弛的,血脉弛缓,血脉弛缓;小肠就大而长;皮肤薄而血脉虚少的,小肠就小而短。六阳经都多有纡屈的,小肠就纡曲不滑润。   肌肉反应脾的情况,脾与胃表里之气相同,所以肌肉也反应胃的情况,因此体表肌肉坚实而隆起的,胃壁肌肉就厚;体表肌肉细小的,胃壁肌肉就薄。体表肌肉小而薄的,胃不坚实;体表肌肉与身体不相称的,胃的位置低下;胃的位置低下的,向下压迫幽门,大小便不通畅。体表肌肉不坚实的,胃体就纵缓;体表肌肉上没有小疙瘩的,胃体就紧缩:体表肌肉上小疙瘩很多的,胃体纡屈;胃体纡屈的,胃的贲门就受到挤压,饮食就会不利。   指甲反应肝的情况,而肝主筋,指甲是筋之余。肝与胆表里之气相同,所以指甲也反应胆的情况。因此指甲厚且色泽发黄的,胆就厚;指甲薄且色泽发红的,胆就薄。指甲坚硬,色泽发青的,胆紧缩;指甲润泽,色泽发赤的,胆纵缓。指甲平直,色泽发白且无纹的,胆道通畅;指甲畸形,色泽发黑且多纹的,胆道淤结不通。   骨反应肾的情况,肾与三焦膀胱表里之气相同,所以骨也反应三焦膀胱的情况,而从皮肤腠理中可看出骨和三焦膀胱的情况。因此皮肤纹理细密且厚实的,三焦膀胱就厚;皮肤纹理粗疏且皮薄的,三焦膀胱就薄。腠理疏松的,三焦膀胱就纵缓;皮肤紧绷而没有毫毛的,三焦膀胱就紧缩。毫毛顺眼而且粗的,三焦膀胱就通畅;毫毛稀疏的,三焦膀胱就淤结不通。   黄帝说:五脏六腑的厚薄好坏都有一定的表现,我想知道如何发现它们的病。   岐伯回答道:观察五脏六腑在外的反应,通过外在征候来了解内脏的情况,就可以知道病在哪一个脏腑。

《黄帝内经》,   《黄帝内经》分《灵枢》、《素问》两部分,起源于轩辕黄帝,后又经医家、医学理论家联合增补发展创作,一般认为集结成书于春秋战国时期。在以黄帝、岐伯、雷公对话、问答的形式阐述病机病理的同时,主张不治已病,而治未病,同时主张养生、摄生、益寿、延年。是中国传统医学四大经典著作之一(《黄帝内经》、《难经》、《伤寒杂病论》、《神农本草经》),是我国医学宝库中现存成书最早的一部医学典籍。是研究人的生理学、病理学、诊断学、治疗原则和药物学的医学巨著。在理论上建立了中医学上的“阴阳五行学说”、“脉象学说”“藏象学说”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