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黄帝内经》

灵枢·五变



  黄帝问于少俞曰:余闻百疾之始期也,必生于风雨寒暑,循毫毛而入腠理,或复还,或留止,或为风肿汗出,或为消瘅,或为寒热,或为留痹,或为积聚。奇邪淫溢,不可胜数,愿闻其故。夫同时得病,或病此,或病彼,意者天之为人生风乎,何其异也?少俞曰:夫天之生风者,非以私百姓也,其行公平正直,犯者得之,避者得无殆,非求人而人自犯之。
  黄帝日:一时遇风,同时得病,其病各异,愿闻其故。少俞曰:善乎哉问!请论以比匠人。匠人磨斧斤,砺刀削斫材木。木之阴阳,尚有坚脆,坚者不入,脆者皮弛,至其交节,而缺斤斧焉。夫一木之中,坚脆不同,坚者则刚,脆者易伤,况其材木之不同,皮之厚薄,汁之多少,而各异耶。夫木之蚤花先生叶者,遇春霜烈风,则花落而叶萎;久曝大旱,则脆木薄皮者,枝条汁少而叶萎;久阴淫雨,则薄皮多汁者,皮渍而漉;卒风暴起,则刚脆之木枝折扤伤,秋霜疾风则刚,脆之木根摇而叶落。凡此五者,各有所伤,况于人乎!
  黄帝曰:以人应木,奈何?少俞答曰:木之所伤也,皆伤其枝。枝之刚脆而坚,未成伤也。人之有常病也,亦因其骨节皮肤腠理之不坚固者,邪之所舍也,故常为病也。
  黄帝曰:人之善病风厥漉汗者,何以候之?少俞答曰:肉不坚,腠理疏,则善病风。
  黄帝曰:何以候之不坚也?少俞答曰:腘肉不坚,而无分理。理者粗理,粗理而皮不致者,腠理疏。此言其浑然者。
  黄帝曰:人之善病消瘅者,何以候之?少俞答曰:五脏皆柔弱者,善病消瘅。
  黄帝曰:何以知五脏之柔弱也?少俞答曰:夫柔弱者,必有刚强,刚强多怒,柔者易伤也。
  黄帝曰:何以候柔弱之与刚强?少俞答曰:此人薄皮肤,而目坚固以深者,长冲直肠,其心刚,刚则多怒,怒则气上逆,胸中蓄积,血气逆留,臗皮充肌,血脉不行,转而为热,热则消肌肤,故为消瘅。此言其人暴刚而肌肉弱者也。
  黄帝曰:人之善病寒热者,何以候之?少俞答曰:小骨弱肉者,善病寒热。
  黄帝曰:何以候骨之小大,肉之坚脆,色之不一也?少俞答曰:颧骨者,骨之本也。颧大则骨大,颧小则骨小。皮肤薄而其肉无□,其臂懦懦然,其地色殆然,不与其天同色,污然独异,此其候也。然后臂薄者,其髓不满,故善病寒热也。
  黄帝曰:何以候人之善病痹者?少俞答曰:粗理而肉不坚者,善病痹。
  黄帝曰:痹之高下有处乎?少俞答曰:欲知其高下者,各视其部。
  黄帝曰:人之善病肠中积聚者,何以候之?少俞答曰:皮肤薄而不泽,肉不坚而淖泽。如此,则肠胃恶,恶则邪气留止,积聚乃伤脾胃之间,寒温不次,邪气稍至。蓄积留止,大聚乃起。
  黄帝曰:余闻病形,已知之矣!愿闻其时。少俞答曰:先立其年,以知其时。时高则起,时下则殆,虽不陷下,当年有冲道,其病必起,是谓因形而生病,五变之纪也。
【翻译】

  黄帝问少俞道:我听说百病在开始的时期,都是由于风雨寒暑的变化,使外邪循着毫毛孔侵入腠理间,有的传变,有的留止不动,有的化为风肿出汗,有的发展成为消瘅,有的发展成为寒热病,有的发展成为久痹,有的发展成为病邪积聚留在体内。奇邪任意在体内蔓延侵扰,引起的病症不可胜数,我想了解其中的缘故。人同时生病,有的得这种病,有的得那种病,我想难道是自然界为各种人生成了不同的风邪吗,为什么各人得的病不同呢?   少俞说:自然界生成的风邪,不是专为某个人生成的,它的运行公平正直,触犯它的人就会得病,能够防避它就会不受危害,不是风邪找人,而是人自己去触犯风邪,所以生病。   黄帝说:同一时候遇到风邪,同时得病,但得的病却不一样,我想知道其中的原因。   少俞说:问得好啊!请让我用匠人来作比喻说明。匠人磨斧子,把刀刃磨锋利,用来砍木材,木的阴阳面,有坚硬和脆薄的分别,坚硬之面斧子不易砍入,脆薄之面易分离裂开,至于木结处,能使斧刃崩缺。一块木头之中,还有坚硬和脆薄的不同,坚硬处刚强,脆薄处易被损伤,更何况不同的材木,树皮的厚薄不同,树汁的多少也不同呢。树木早开花先生叶的,遇到春天的冰霜和凛冽的寒风,就会花落叶萎;经过久晒和大旱,松脆薄皮的树木,就会枝条汁液少而导致树叶枯萎;经过长期阴雨连绵,薄皮多汁的树木,就会树皮溃烂,水湿漉漉;狂风突起,刚硬的树木,就会枝条折断,树干受伤;如遇秋天的冰霜疾风,刚脆树木的树根就会动摇,树叶飘落。以上这五种自然界的变化,连树木都各有损伤,更何况人呢。   黄帝问:将人与树木相比是怎样一种情况呢?   少俞说:树木受损伤,都伤在枝条上,树的枝条刚脆且坚韧,未必受伤。人经常生病的原因,是因为人体的骨节、皮肤、腠理不坚固,病邪易在这些地方留滞,所以人经常生病。   黄帝问:爱患风厥病而汗出不止的人,有什么征候吗?   少俞回答说:肌肉不坚实,腠理疏松的人,易患风厥病。   黄帝问:凭什么特征来诊断肌肉不坚实呢?   少俞回答说:肌肉隆起处不坚实,又没有皮肤的纹理,就表明肌肉不坚实;皮肤粗疏而且不细密,就表明腠理疏松。这说的是大致的情形。   黄帝问:易患消瘅病的人,有什么征候吗?   少俞回答说:五脏都柔弱的人,易患消瘅。   黄帝问:凭什么来知晓五脏是柔弱的呢?   少俞回答说:五脏柔弱的人,性情一定是刚强的,性情刚强多怒,则柔弱的五脏更容易生病。   黄帝问:凭什么特征来确诊这种有柔弱的五脏与刚强的性情的人呢?   少俞回答说:这种人,皮肤薄,目光坚定,眼睛深陷眼眶中,眉长且直,这种人性情刚强,性情刚强就会多发怒,多发怒就会使气上逆,蓄积在胸中,导致血气逆行且滞留,皮肤充胀,血脉不通行,气血淤积而转为发热,发热就会消耗津液而致消瘦,因此称为消瘅。以上这些是说那些性情刚强暴烈而肌肉柔弱的人的情况。   黄帝问:易患寒热病的人,有什么征候吗?   少俞回答说:骨胳小且肌肉柔弱的人,爱得寒热病。   黄帝问:凭什么特征来判断骨骼的大小、肌肉的坚硬和柔弱、气色的不同呢?   少俞回答道:面部的颧骨,是全身骨骼的根本。颧骨大则全身骨骼也大,颧骨小则全身骨骼也小。皮肤薄且肌肉没有隆起的,其手臂柔弱无力,下颏呈黑色,与面部天庭色泽不同,与面部其它部位的色泽也不同,这就是骨骼小肌肉柔弱的人的特征。而手臂和腿部肌肉薄弱无力的,表明此人体液不满而虚,所以,这种人也易患寒热病。   黄帝问:易患痹病的人,有什么特征来判断吗?   少俞回答道:皮肤纹理粗疏,肌肉不坚实的人,易患痹病。   黄帝问:患痹病的部位,高下有固定的地方吗?   少俞回答道:若想知道痹病部位的高下,就要观察五脏的反映,心肺之痹在高,肝肾脾之痹在下。   黄帝问:易患肠中积聚病的人,有什么征候吗?   少俞回答说:皮肤薄而没有光泽,肌肉不坚实而且微觉湿润,象这样的人肠胃功能差,肠胃功能差。邪气就会留止其中,积聚起来就会发作。脾胃之间,由于饮食的冷热不当,邪气稍有侵入,就会蓄积留止,形成严重的积聚大病。   黄帝说:我了解了易生疾病的外在表现,我还想了解时序对疾病的影响。   少俞回答说:先要确立每一年的干支和五行生克情况;来推知每年内各个时节的情况,如果客气胜过主气,病情就会好转,如果主气胜过客气,病情就会加重转危,有的时间虽然不是主气胜过客气,但因为年运的抵消,疾病也会发作。这就是所谓的因人身素质不同而生病的情况,也是五变的纲要。

《黄帝内经》,   《黄帝内经》分《灵枢》、《素问》两部分,起源于轩辕黄帝,后又经医家、医学理论家联合增补发展创作,一般认为集结成书于春秋战国时期。在以黄帝、岐伯、雷公对话、问答的形式阐述病机病理的同时,主张不治已病,而治未病,同时主张养生、摄生、益寿、延年。是中国传统医学四大经典著作之一(《黄帝内经》、《难经》、《伤寒杂病论》、《神农本草经》),是我国医学宝库中现存成书最早的一部医学典籍。是研究人的生理学、病理学、诊断学、治疗原则和药物学的医学巨著。在理论上建立了中医学上的“阴阳五行学说”、“脉象学说”“藏象学说”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