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黄帝内经》

灵枢·五癃津液别



  黄帝问于歧伯曰:水榖入于口,输于肠胃,其液别为五:天寒衣薄则为溺与气,天热衣厚则为汗,悲哀气并则为泣,中热胃缓则为唾,邪气内逆则气为之闭塞而不行,不行则为水胀,余知其然也,不知其何由生?愿闻其道?
  歧伯曰:水榖皆入于口,其味有五,各注其海,津液各走其道,故三焦出气以温肌肉、充皮肤,为其津,其流而不行者为液;天暑衣厚则腠理开,故汗出;寒留于分肉之间,聚沬则为痛;天寒则腠理闭,气湿不行,水下留于膀胱,则为溺与气。
  五脏六府,心为之主,耳为之听,目为之候,肺为之相,肝为之将,脾为之卫,肾为之主外。故五藏六府之津液,尽上渗于目,心悲气并则心系急,心系急则肺举,肺举则液上溢;夫心系与肺不能常举,乍上乍下,故欬而泣矣!
  中热则胃中消榖,消榖则虫上下作,肠胃充郭,故胃缓,胃缓则气逆,故唾出。五津之榖液和合而为膏者,内渗入于骨空,补益脑髓,而下流于阴股。
  阴阳不和则使液溢而下流于阴,髓液皆减而下,下过度则虚,虚故腰背痛而胫酸;阴阳气道不通,四海塞闭,三焦不写,津液不化、水榖并行肠胃之中,别于回肠,留于下焦,不得渗膀胱则下焦胀,水溢则为水胀,此津液五别之逆顺也。
【翻译】

  黄帝问岐伯说:水谷从口而入,输送到肠胃里,生成的津液分为五种,如果天寒,穿衣又薄则化为尿和气;天气炎热,穿衣又多则化为汗液;如果悲哀气合,则化为眼泪;中焦热,胃气弛缓则化为唾液。邪气内犯,则正气因之闭塞而不运行,正气不行则生成水胀之病。我知道这些现象,但不知这些现象是如何生成的。我想要了解其中的道理。   岐伯说:水谷都是从口而入,有五味。五味分别注入四海,由水谷化成的津液也各行其道。因此,上焦输出卫气,用来温养肌肉,充养皮肤,这就是津;其留而不行的是液。天入暑,穿衣厚,就会使腠理张开,所以汗就流出来。寒气留在分肉之间,聚津液成沫就会疼痛。天寒就会使腠理闭合,气涩而不从汗孔排出,水液下流入膀胱,就变成尿与气。   在五脏六腑中,心是主宰,耳主听觉,眼主视觉,肺象丞相那样起辅佐作用,肝象将军一样起抵御外侵的作用,脾起卫护作用,肾主骨向外支撑形体。所以,五脏六腑的津液都向上渗入眼睛。心里悲伤,就舍使五脏六腑之气都并于心中,引起连心的脉络急紧,连心的脉络急紧就会使肺上抬,肺上抬就会使津液上溢。心之脉络急紧,而肺不能常久上抬,忽上忽下,因此引起咳嗽而且流眼泪。   中焦有热,就会使胃中谷物消化过快,谷物消化后,则肠中的寄生虫就会上下蠕动,而虫子蠕动纠缠就会使肠梗满,因此导致胃运动缓慢,胃运动缓慢就会使气上逆,因而唾液向上排出。   五谷所生成的津液,汇合而成为脂膏,内渗入骨空中,向上可滋补脑髓,向下流入阴窍。如果阴阳不调,就会使津液溢出而向下流入阴窍,供应脑髓的津液就会减少且下流。房事过度就会使身体虚弱,体虚则腰背痛且小腿酸软无力。如果阴阳气道不通畅,就会使人体四海闭塞,三焦不能输泻,津液不能化生,此时水谷都留在肠胃之中,最后入于大肠,留在下焦,不能渗入膀胱,这样就会导致下焦充胀,若是水液充溢就会成为水胀。这就是五种津液运行的顺逆情况。

《黄帝内经》,   《黄帝内经》分《灵枢》、《素问》两部分,起源于轩辕黄帝,后又经医家、医学理论家联合增补发展创作,一般认为集结成书于春秋战国时期。在以黄帝、岐伯、雷公对话、问答的形式阐述病机病理的同时,主张不治已病,而治未病,同时主张养生、摄生、益寿、延年。是中国传统医学四大经典著作之一(《黄帝内经》、《难经》、《伤寒杂病论》、《神农本草经》),是我国医学宝库中现存成书最早的一部医学典籍。是研究人的生理学、病理学、诊断学、治疗原则和药物学的医学巨著。在理论上建立了中医学上的“阴阳五行学说”、“脉象学说”“藏象学说”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