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黄帝内经》

灵枢·胀论



  黄帝曰:脉之应于寸口,如何而胀?歧伯曰:其脉大坚以涩者,胀也。
  黄帝曰:何以知藏府之胀也?歧伯曰:阴为藏,阳为府。
  黄帝曰:夫气之令人胀也,在于血脉之中邪,藏府之内乎?歧伯曰:三者皆存焉,然非胀之舍也。
  黄帝曰:愿闻胀之舍?歧伯曰:夫胀者,皆在于藏府之外,排藏府而郭胸胁、胀皮肤,故命曰:胀。
  黄帝曰:藏府之在胸胁腹里之内也,若匣匮之藏禁器也,各有次舍,异名而同处一域之中,其气各异,愿闻其故?
  黄帝曰:未解其意。再问。歧伯曰:夫胸腹,藏府之郭也;膻中者,心主之宫城也;胃者,太仓也;咽喉、小肠者,传送也;胃之五窍者闾里门户也;廉泉、玉英者,津液之道也;故五藏六府者,各有畔界,其病各有形状。营气循脉,卫气逆为脉胀;卫气并脉循分为肤胀。三里而泻,近者一下,远者三下,无问虚实,工在疾泻。
  黄帝曰:愿闻胀形?歧伯曰:夫心胀者,烦心、短气、卧不安;肺胀者,气满而喘欬;肝胀者,胁下满而痛,脾胀者,善哕、四肢烦悗、体重不能胜衣、卧不安;肾胀者,腹满引背、央央然腰髀痛。六府胀:胃胀者,腹满、胃脘痛、鼻闻焦臭妨于食、大便难;大肠胀者,肠鸣而痛濯濯,冬日重感于寒,则飧泄不化;小肠胀者,少腹□胀、引腰而痛;膀胱胀者,小腹满而气癃;三焦胀者,气满于皮肤中,轻轻然而不坚;胆胀者,胁下痛胀、口中苦、善太息。
  凡此诸胀者,其道在一,明知逆顺,针数不失;泻虚补实,神去其室,致邪失正,真不可定,粗之所败,谓之天命;补虚泻实,神归其室,久塞其空,谓之良工。
  黄帝曰:胀者焉生?何因而有?歧伯曰:卫气之在身也,常然并脉、循分肉行,有逆顺,阴阳相随,乃得天和,五藏更始,四时循序,五榖乃化,然后厥气在下,营卫留止,寒气逆上,真邪相攻,两气相搏,乃合为胀也。
  黄帝曰:善!何以解惑?歧伯曰:合之于真,三合而得。帝曰:善!
  黄帝问于歧伯曰:胀论言:″无问虚实,工在疾写,近者一下,远者三下″,今有其三而不下者,其过焉在?歧伯对曰:此言陷于肉肓而中气穴者也,不中气穴则气内闭,缄不陷盲则气不行,上越中肉则卫气相乱,阴阳相逐,其于胀也,当写不写,气故不下,三而不下,必更其道,气下乃止,不下复始,可以万全,乌有殆者乎?其于胀也,必审其脉,当写则写,当补则补,如鼓应桴,恶有不下者乎?
【翻译】

  黄帝问:脉象反应在寸口,什么脉象是胀病呢?   岐伯说:其脉象大、坚强且涩滞的,就是胀病。   黄帝问:凭什么来了解是脏胀还是腑胀呢?   岐伯说:阴脉表明是脏胀,阳脉表明是腑胀。   黄帝问:气的运行不畅使人生胀病,病是在血脉之中呢,还是在脏腑之内呢?   岐伯说:血脉、脏、腑三者之中都可存留,但三者都不是胀病的发病之所。   黄帝说:我想要了解胀病的发病之所。   岐伯说:胀病都发生在脏腑之外,向内排挤脏腑,向外扩充胸胁,使表皮发胀,所以命名叫胀。   黄帝说:脏腑在胸胁和腹腔之内,就象禁秘器藏在匣柜中,各有各的位置,有的脏腑异名而同在一个部位。那么,在同一部位之中,它们的功能却各不相同,我想了解其中的道理。   岐伯说:(人体好比是一座城),胸腔、腹腔是脏腑外围城郭;膻中是起主宰作用的心的宫城;胃是贮存食物的太仓;咽喉、小肠是输入输出的通道;人体的五窍是街上的门户;廉泉穴、玉英穴是津液的出道。所以,五脏六腑,各有各的边界,它们发病也各有不同的反应。营气顺脉而行引发的胀病是脉胀,卫气与经脉并行于分肉间引发的胀病是肤胀。针治时,取三里穴,用泻法,患病时日少的可以针泻一次,得病时间长的可针泻三次。不论胀病是虚症还是实症,取得效果的关键在于迅速采用泻法。   黄帝说:我想要了解胀病的症状。   岐伯说;心胀的症状是心烦气短,睡卧不安。肺胀的症状是体虚,胸满,气喘咳嗽。肝胀的症状是胁下胀满、疼痛,连及小腹也疼痛。脾胀的症状是常常呃逆,四肢不安,全身肿胀沉重而穿不上衣服,睡卧不安。肾胀的症状是腹部胀满,牵引背部不舒服,腰髀部疼痛。六腑胀的症状分别是:胃胀的症状,腹中胀满,胃脘疼痛,鼻子总闻到焦味,妨碍饮食,大便困难。大肠胀的症状是肠鸣且疼痛,一受寒,就会发生完谷不化的飧泄。小肠胀的症状是小腹胀满,连及整个腹部疼痛。膀胱胀的症状是少腹胀,小便不通。三焦胀的症状是气充满皮肤而肿胀,用手按感觉空而不坚。胆胀的症状是胁下疼痛、发胀,口苦,经常叹气。以上这些胀病,治疗的原理都一样,只要清楚地了解气行的顺逆与胀病的关系,针刺的道理不出错就行了。如果虚症用泻法,实症用补法,就会使神气离散,导致邪气侵入,正气消弱,真气不能安定,出现这种情况就是由粗陋的医生所致败的,称为夭命。如果虚症用补法,实症用泻法,就会使神气安藏,正气充塞人身孔穴,达到此种效果可称为好医生。   黄帝问:胀病是从哪里产生的?是什么原因引起的?   岐伯说:卫气在身体里,一般情况下与经脉并行于分肉之间,运行有顺有逆,阴阳合谐,这样才能与自然界协调,使五脏之气正常交替,四季之气循序运转,五谷入体后被很好地消化成精华以养人。然而,如果厥逆之气在下,营卫之气运行迟滞,寒气上逆,真气邪气互相纠缠,真、邪两气相搏,就会生成胀病。   黄帝说:讲得对。怎么解决对胀病真情的疑惑呢?   岐伯说:综合观察胀病的真实情况,从经脉、脏、腑三者反应的症状中,可得到胀病的真实情况。   黄帝说:对。   黄帝问岐伯说:本篇前面讲治胀病不问虚实,取得疗效的关键在于迅速采用泻法,得病时日少的刺泻一次,得病时间长的刺泻三次,但现有刺泻三次而胀不消退的情况,治疗的失误在哪里呢?   岐伯回答说:这里所说的刺泻是指刺到皮下肉上之膜,而且要刺中发胀的气穴。如果刺不中发胀的气穴,就会使胀气内闭不出。如果刺不到皮下肉上之膜,就会使经气不行。如果针刺不中皮下肉上之膜而仅刺入分肉之间,就会导致卫气乱行,阴阳相争。治疗胀病,应当速泻而没有采用泻法,胀气就不会消退。三次刺泻而胀气不泻,就一定要改变穴位针刺,直到胀气消退为止。如果胀气不消,再重新开始针刺,这样可保证治愈,怎么会有危重的病情呢?治疗胀病,一定要仔细观察胀病的症状,应当泻的就采用泻法,应当补的就采用补法,就如同鼓应槌而响一样,哪里还会有胀不消退的道理呢?

《黄帝内经》,   《黄帝内经》分《灵枢》、《素问》两部分,起源于轩辕黄帝,后又经医家、医学理论家联合增补发展创作,一般认为集结成书于春秋战国时期。在以黄帝、岐伯、雷公对话、问答的形式阐述病机病理的同时,主张不治已病,而治未病,同时主张养生、摄生、益寿、延年。是中国传统医学四大经典著作之一(《黄帝内经》、《难经》、《伤寒杂病论》、《神农本草经》),是我国医学宝库中现存成书最早的一部医学典籍。是研究人的生理学、病理学、诊断学、治疗原则和药物学的医学巨著。在理论上建立了中医学上的“阴阳五行学说”、“脉象学说”“藏象学说”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