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黄帝内经》

灵枢·海论



  黄帝问于歧伯曰:余闻刺法于夫子,夫子之所言,不离于营、卫、血、气、夫十二经脉者,内属于府藏,外络于肢节,夫子乃合之于四海乎?歧伯答曰:人亦有四海、十二经水。经水者,皆注于海;海有东、西、南、北、命曰:″四海″。
  黄帝曰:以人应之(四海),奈何?歧伯曰:人有髓海,有血海、有气海、,有水榖之海,凡此四者,以应四海也。
  黄帝曰:远乎哉!夫子之合天地四海也,愿闻应之奈何?歧伯答曰:必先明知阴阳、表里、荥输所在,四海定矣!
  黄帝曰:定之奈何?歧伯曰:胃者,水榖之海也,其输上在气冲,下至三里;冲脉者,为十二经之海,其输上在于大杼,下出于巨虚之上下廉;膻中者,为气之海,其输上在于柱骨之上下,前在于人迎;脑为髓之海,其输上在于其盖,下在风府。
  黄帝曰:凡此四海者,何利?何害?何生?何败?歧伯曰:得顺者生,得逆者败,知调者利,不知调者害。
  黄帝曰:四海之逆顺奈何?歧伯曰:气海有余者,气满胸中、悗息、面赤,气海不足,则气少不足以言;血海有余,则常想其身大,怫然不知其所病;血海不足,亦常想身小,狭然不知其所病;水榖之海,有余则腹满;水榖之海,不足则饥,不受榖食;髓海,有余则轻劲,多力自度;髓海不足,则脑转、耳鸣、胫酸、眩冒、目无所见、懈怠、安卧。
  黄帝曰:余已闻逆与顺矣!调之奈何?歧伯曰:审守其输,而调其虚实,无犯其害,顺者得复,逆者必败。黄帝曰:善!
【翻译】

  黄帝问岐伯道:我听先生讲过针刺之法,先生所讲的都离不开营卫气血。人体十二条经脉,在内连接脏腑,在外网络般连接四肢关节,先生能将十二经脉与四海配合起来吗?   岐伯答道:人体也有四海、十二经水。自然界的经水都流注到海里,海有东西南北,所以称为四海。   黄帝问:怎么用人体来和四海相对应呢?   岐伯说:人身有髓海、血海、气海和水谷之海,这四海与自然界的四海相对应。   黄帝说:先生将人体与天地间的四海配合起来,这个见解真深远啊!我想要了解它们是怎样相对应的?   岐伯说:一定要先知晓经脉的阴阳表里以及荥腧所在,才可以确定人体的四海。   黄帝问:如何确定呢?   岐伯说:胃是水谷之海,它的输注穴上在气冲穴,下在足三里穴。冲脉是十二经之海,即血海,它的输注穴上在大杼穴,下在上下巨虚穴。膻中是气海,它的输注穴上在颈椎上下的哑门穴和大椎穴,前在人迎穴。脑是髓海,它的输注穴上在脑盖骨顶的百会穴,下在风府穴。   黄帝问:人身四海,什么状态有利,什么状态有害?什么状态生机旺盛,什么状态生机衰败?   岐伯说:顺应自然规律就会生机旺盛,违背自然规律就会生机衰败;懂得顺应自然规律而调养就有利身体,不懂得顺应自然规律而调养就会有害身体。   黄帝说:人体四海的顺逆情况是怎么样的呢?   岐伯说:气海有余,邪气胜过真气,就会出现胸中气满,呼吸急促,面色赤红;气海不足,就会出现气短,无力说话。血海有余,就会经常自觉身形壅满硕大,郁闷不舒时不知有什么病;血海不足,也会经常想象身体变小,心情不好,也不知有什么病。水谷之海有余,就会腹部胀满;水谷之海不足,就会出现虽然饥饿也不想吃东西的症状。髓海有余,就会觉得身体轻劲有力,超过自身的极限;髓海不足,就会头昏似旋转,耳鸣,小腿发酸,眩晕,眼睛看不见东西,全身懈怠无力,嗜睡。   黄帝说:我已知道了四海顺逆的表现,那么,怎样调治呢?   岐伯说:详尽掌握与四海相连的上下腧穴的作用来调理它们的虚实,不犯虚实的禁忌。能够顺应这个原则的,病人就可恢复健康;违背这个原则的,病人就会每况愈下。   黄帝说:讲得好。

《黄帝内经》,   《黄帝内经》分《灵枢》、《素问》两部分,起源于轩辕黄帝,后又经医家、医学理论家联合增补发展创作,一般认为集结成书于春秋战国时期。在以黄帝、岐伯、雷公对话、问答的形式阐述病机病理的同时,主张不治已病,而治未病,同时主张养生、摄生、益寿、延年。是中国传统医学四大经典著作之一(《黄帝内经》、《难经》、《伤寒杂病论》、《神农本草经》),是我国医学宝库中现存成书最早的一部医学典籍。是研究人的生理学、病理学、诊断学、治疗原则和药物学的医学巨著。在理论上建立了中医学上的“阴阳五行学说”、“脉象学说”“藏象学说”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