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黄帝内经》

灵枢·师传



  黄帝曰:余闻先师有所心藏,弗着于方,余愿而藏之,则而行之,上以治民,下以治身,使百姓无病,上下和亲,德泽下流,子孙无忧,传于后世,无所络时,可得闻乎?歧伯曰:远乎哉问也,夫治民与自治,治彼与治此,治小与治大,治国与治家,未有逆而能治之也,夫惟顺而已矣,顺者非独阴阳脉,论气之逆顺也,百姓人民皆欲顺其志也。
  黄帝曰:顺之奈何?歧伯曰:入国问俗,入家问讳,上堂问礼,临病人问所便。
  黄帝曰:便病人奈何?歧伯曰:夫中热消瘅则便寒寒中之属则便热,胃中热则消谷,令人悬心,善饥,脐以上皮热,肠中热则出黄如糜,脐以皮寒,胃中寒则腹胀,肠中寒则肠鸣,飧泄,胃中寒,肠中热则胀而且泄胃中热,肠中寒则疾饥小腹痛胀。
  黄帝曰:胃欲寒饮,肠欲热饮,两者相逆,便之奈何,且夫王公大人,血食之君,骄恣从欲,轻人而无能禁之,禁之则逆其志,顺之则加其病,便之奈何,治之何先?歧伯曰:人之情,莫不恶死而乐生,告之以其败,语之以其善,导之以其所便,开之以其所苦,虽有无道之人,恶有不听者乎。
  黄帝曰:治之奈何?歧伯曰:春夏先治其标,后治其本,秋冬先治其本,后治其标。
  黄帝曰:便其相逆者,奈何?歧伯曰:便虍者,食饮衣服亦欲适寒温,寒无凄凄,暑无汗出,食饮者,热无灼灼,寒无沧沧,寒温中适,故气将持,及不致邪僻也。
  黄帝曰:本脏以身形,支节,□肉候五脏六腑之小大焉,今夫王公大人临朝即位之君而问焉,谁可扪循之而后答乎?歧伯曰:本身形支节者,脏腑之盖也,非面部之阅也。
  黄帝曰:五脏之气阅于面者,余已知之矣,以肢节而知阅之,奈何?歧伯曰:五脏六腑者,肺为之盖,巨肩,陷咽候见其外。黄帝曰:善。
  歧伯曰:五脏六腑心为之主,缺盆为之道,骨有余,以候□□。黄帝曰:善。
  歧伯曰:肝者主为将,使之候外,欲知坚固,视目大小。黄帝曰:善。
  歧伯曰:脾者主为卫,使之迎粮,视唇舌好恶,以知吉凶。黄帝曰:善。
  歧伯曰:肾者主为为外,使之远听,视耳好恶,以知其性。黄帝曰:善。愿闻六腑之候。
  歧伯曰:六腑者,胃为之海,广骸,大颈,张胸,五谷及容,鼻隧以长,以候大肠,唇厚,人中长,以候小肠。目下果大,其胆及横,鼻孔在外,膀胱漏泄,鼻柱中央起,三焦乃约,此所以候六腑也,上下三等,脏安且良矣。
【翻译】

  黄帝说:我听说前辈老师有很多心得,没有记载在简牍上,我想了解它们而将它们保存下来,作为准则加以推广实行,上可以统治百姓,下可以修养自身,使百姓没有痛苦,统治者和百姓相互和睦友爱,美德流传后代,使得子孙继承优良传统而无忧,这样的状态流传百世,没有终止之时。所有这些我可以了解吗?   岐伯说:你问的是很深远的问题啊!统治百姓和修养自身,统治那里和统治这里,处理小事和处理大事,治理国家和治理家庭,从来没有逆其情而能治理好的,只有顺其情才能治理得好。顺其情,不只是阴阳、经脉、营卫之气的顺逆,人民百姓也都希望能顺从他们的意愿。   黄帝问:怎么才能顺其情呢?   岐伯说:到一国应先问清人家的礼俗,到别人家去应先问清人家的忌讳,登庙堂应先问清见君主的礼节,给人看病应先问清病人的适与不适。   黄帝问:怎样才能用适当的方法治疗病人呢?   岐伯说:肠胃中热患消瘅病的人,适宜于用寒的疗法,而内寒的病人则适宜于用热的疗法。胃中热,食物消化得快,使人心悬,常有饥饿感,脐以上的皮肤发热。肠中热,则排出的粪便象糜烂的粥,脐以下的皮肤发寒。胃中寒,就会腹胀;肠中寒,就会肠鸣,大便清稀且有不消化之食物残渣。胃中寒,肠中热,则腹胀而且腹泄;胃中热,肠中寒,就会总觉得饥饿且小腹疼痛。   黄帝说:如果胃热却想吃寒冷的饮食,肠寒却想吃热的饮食,寒热两者是性质相反的,怎样治疗此症呢?特别是王公大人和一向肉食的君主,骄恣纵欲,看不起任何人,就无法使他们禁忌一些食物。让他们禁忌不利食物就会拂逆其意愿,顺从他们的欲望则加重其病情,怎么办呢?治疗应该先治哪一方面呢?   岐伯说:人之常情,没有不愿意活着而愿意死的。如果告诉病人哪些是对他身体有害的,哪些是对他有利的,引导病人做适宜的事情,用得病者的痛苦来劝诫病人,如此这般即使有不通情理的人,哪里还会不听从劝告呢?   黄帝问:怎样治疗呢?   岐伯说:春夏季先治在外的标病,后治在内的本病;秋冬季先治在内的本病,后治在外的标病。   黄帝问:怎样才能使两病相逆的病人得到适宜的治疗呢?   岐伯说:适应这种病人的情况,在饮食衣服上要使他寒热适宜,天冷时多穿不要冻着,天热时少穿以免出汗。在饮食方面,热天不吃滚烫的食物,冷天不吃寒凉的食物。饮食衣服要寒温适中,这样正气才能内守,才能不使邪气侵入体内。   黄帝说:在《本藏》篇中,认为身体的外形、四肢、关节、肌肉可以观察人的五脏六腑的大小。如果王公大人和临朝即位的君主问到这个问题,谁能够捏摸他们的身体然后回答呢?   岐伯说:身体的外形肢节,是五脏六腑的表象,不是仅凭面部能观察得了的。   黄帝说:五脏之精气,可以从面部去观察,我已经知道了,但怎么从肢节上去观察呢?   岐伯说:五脏六腑,肺的位置最高,如遮盖一般,肩高和咽喉的凹陷情况,就是肺部情况在外的表现。   黄帝说:讲得好。   岐伯说:五脏六腑,心是主宰,缺盆是气血的通道。从肩端骨两端相距大小,可以观察缺盆骨的部位和形态,从而观察心脏的高下坚脆偏正。   黄帝说:讲得好。   岐伯说:肝就象将军一样,用它抵抗外邪,想要知道肝的健康情况,可以观察眼睛的明暗。   黄帝说:讲得好。   岐伯说:脾主捍卫身体健康,用它接受饮食,运送食物精华到身体各部分,观察嘴唇和舌头的色泽的正常与否,来了解脾的健康与否。   黄帝说:讲得好。   岐伯说:肾主水在体内运行,肾气通耳而影响听力,观察耳朵听力的好坏,可以了解肾的功能。   黄帝说:讲得好。我还想了解六腑的表象。   岐伯说:六腑中,胃是饮食之海,如果一个人脸颊丰满,颈项粗大,胸部宽广,表明他的胃容纳五谷是好的。鼻道长短,可以观测大肠情况。嘴唇厚,人中长,可以观察小肠情况。眼睛下眼胞大,表明胆不正常。鼻孔向上显露,表明膀胱不固而漏泄。鼻梁中央隆起,表明三焦强壮。以上是用来观察六腑情况的方法。人身体上中下三部分相称合谐,就表明内脏安定而且健康。

《黄帝内经》,   《黄帝内经》分《灵枢》、《素问》两部分,起源于轩辕黄帝,后又经医家、医学理论家联合增补发展创作,一般认为集结成书于春秋战国时期。在以黄帝、岐伯、雷公对话、问答的形式阐述病机病理的同时,主张不治已病,而治未病,同时主张养生、摄生、益寿、延年。是中国传统医学四大经典著作之一(《黄帝内经》、《难经》、《伤寒杂病论》、《神农本草经》),是我国医学宝库中现存成书最早的一部医学典籍。是研究人的生理学、病理学、诊断学、治疗原则和药物学的医学巨著。在理论上建立了中医学上的“阴阳五行学说”、“脉象学说”“藏象学说”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