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黄帝内经》

灵枢·周痹



  黄帝问于歧伯曰:周痹之在身也,上下移徒随脉,其上下左右相应,间不容空,愿闻此痛,在血脉之中邪?将在分肉之间乎?何以致?是其痛之移也,间不及下针,其搐痛之时,不及定治,而痛已止矣。何道使然?愿闻其故?歧伯答曰:此众痹也,非周痹也。
  黄帝曰:愿闻众痹。歧伯对曰:此各在其处,更发更止,更居更起,以右应左,以左应右,非能周也。更发更休也。
  帝曰:善。刺之奈何?歧伯答曰:刺此者,痛虽已止,必刺其处,勿令复起。
  帝曰:善。愿闻周痹何如?歧伯对曰:周痹者,在于血脉之中,随脉以下,不能左右,各当其所。
  黄帝曰:刺之奈何?歧伯对曰:痛从上下者,先刺其下以过之,后刺其上以脱之。痛从下上者,先刺其上以过之,后刺其下以脱之。
  黄帝曰:善。此痛安生?何因而有名?歧伯对曰:风寒湿气,客于外分肉之间,迫切而为沫,沫得寒则聚,聚则排分肉而分裂也,分裂则痛,痛则神归之,神归之则热,热则痛解,痛解则厥,厥则他痹发,发则如是。
  帝曰:善。余已得其意矣。此内不在脏,而外未发于皮,独居分肉之间,真气不能周,故名曰周痹。故刺猈者,必先切循其下之六经,视其虚实,及大络之血结而不通,及虚而脉陷空者而调之,熨而通之。其瘈坚转引而行之。
  黄帝曰:善。余已得其意矣,亦得其事也。九者经巽之理,十二经脉阴阳之病也。
【翻译】

  黄帝问岐伯道:周痹病在身体上,上下移动,随着血脉上下左右相应,无孔不入,我想知道这样的疼痛,病邪是在血脉中呢,还是在分肉之间呢?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?病痛部位的移动,快到来不及下针,当其聚集在一处疼痛时,还未及确定治疗部位,而疼痛已经停止了,这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情况呢?我想要了解其中的道理。   岐伯回答说:这是众痹,不是周痹。   黄帝说:我想要了解众痹。   岐伯回答说:众痹各自有一定的部位,但会交替发作和停止,动静交替,左侧会影响右侧,右侧会影响左侧,不会周身并发,而是交替发作和休止。   黄帝说:讲得好。怎样治疗呢?   岐伯回答说:刺治这种病,疼痛虽已停止,也一定要针刺疼痛部位,不要让疼痛再发作。   黄帝说:讲得好。我想要了解周痹是怎么样的情况?   岐伯回答说:周痹这种病,是邪在血脉之中,随着血脉上行,随着血脉下行,不会左右相应,而是各在一定的部位。   黄帝说:怎样针刺治疗这种病呢?   岐伯回答说:如果疼痛从上而下,应先刺治其下以阻止病情的发展,后刺治其上以除掉病根;如果疼痛从下而上,应先刺治其上以阻止病情发展,后刺治其下以除掉病根。   黄帝说:讲得好。这种周痹之痛是怎么生成的,因为什么而得名?   岐伯回答说:风寒湿气侵入体表分肉之间,致使津液化成涎沫,涎沫遇到寒气则凝聚,凝聚不散处就会排挤分肉而产生分裂,分肉裂开就会疼痛,疼痛就会使注意力集中在疼痛部位,注意力集中的部位就会发热,发热就会散寒而缓解疼痛,疼痛缓解就会使厥气上逆,厥气上逆则导致其他痹痛发作,这样交相发作则形成这种周痹之痛。   黄帝说:讲得好。我已经知道痹症的原因了。这种病是病邪内侵还未深入内脏,向外发作也未在皮肤上显示出来,而只是停留在分肉之间,使得真气不能周行全身,所以命名叫周痹。因此,针刺痹症,一定要先沿着足六经按压,观察病症的虚实,以及大络有无血郁结而不通的情况和因虚证而脉下陷空的情况,然后进行调治,可采用熨法来疏通经脉。如果筋脉拘紧,也可牵引病人肢体来帮助经脉通行。   黄帝说:讲得好。我已经知道了痹症的情况,也知道了它的治疗方法了。

《黄帝内经》,   《黄帝内经》分《灵枢》、《素问》两部分,起源于轩辕黄帝,后又经医家、医学理论家联合增补发展创作,一般认为集结成书于春秋战国时期。在以黄帝、岐伯、雷公对话、问答的形式阐述病机病理的同时,主张不治已病,而治未病,同时主张养生、摄生、益寿、延年。是中国传统医学四大经典著作之一(《黄帝内经》、《难经》、《伤寒杂病论》、《神农本草经》),是我国医学宝库中现存成书最早的一部医学典籍。是研究人的生理学、病理学、诊断学、治疗原则和药物学的医学巨著。在理论上建立了中医学上的“阴阳五行学说”、“脉象学说”“藏象学说”等。